您好,欢迎进入江苏省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官网!

新闻动态: 

行业新闻
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联合国气候大会观察(三):COP26主办方的四个目标

发布时间:2021-10-14浏览次数:336

2021/10/15 7:14:06    新闻来源:中外能源经济观察

原创 白俊、叶素锦

联合国气候大会观察(三)

COP26主办方的四个目标


文 | 白 俊  叶素锦

 

东道主英国与合作伙伴意大利为了举办一个成功的COP26大会不遗余力,英国一方面主动提高自身的温室气体减排力度和对发展中的支持,另一方面积极与各缔约方、相关组织机构和社会团体进行沟通交流,了解各方的想法和建议,呼吁各方互相包容理解并加大贡献和合作力度,共同推动大会能够取得成功。COP26主办方为大会确立了四个主要目标。


一、确保本世纪中叶全球净零碳排放和1.5度温升目标可及


《巴黎协定》提出把全球升温(较工业革命以前)控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的水平,并力争控制在1.5度。根据IPCC 2018年发布的《全球升温1.5度》专项报告,人类活动估计已造成了全球升温约1度,如果继续以目前的速率升温,全球升温可能会在2030年至2052年达到1.5度。全球升温1.5度对自然系统和人类系统的气候相关风险高于现在,但低于升温2度。总体而言,如果全球升温超过1.5度(譬如峰值温度达到约2度)而后到2100年再回到这一水平,则这些风险也将大于全球升温稳定在1.5度带来的风险,有些影响或许会长期持续或不可逆,例如部分生态系统的损失。该报告同时指出,实现1.5度目标意味着到2030年全球净人为二氧化碳排放需要比2010年减少约45%,2050年左右实现净零排放;实现2度目标意味着到2030年全球人为二氧化碳排放需要比2010年减少约25%,2070年左右实现净零排放。2021年8月9日,IPCC第6次评估报告的部分《气候变化2021:自然科学基础》因新冠疫情延迟4个月后正式发布,新报告对未来几十年内超过1.5度的全球升温水平的可能性进行了新的估计,指出过去50年升温速度之快在过去2000年内绝无仅有,除非立即、迅速和大规模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否则将升温限制在接近1.5度或甚至2度将是无法实现的;虽然其他温室气体和空气污染物也能影响气候,但二氧化碳却是气候变化的主要驱动因素。

基于上述研究和其他一些分析,一些和人士已经将全球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比2010年减少一半左右、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和全球升温1.5度作为追求的主要目标,COP26东道主英国也希望将此作为格拉斯哥大会谈判的基本目标,因此希望各国能够提高自主贡献,采取加速淘汰煤炭、制止森林退化、加速转向电动汽车和鼓励可再生能源投资等多种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手段,加大力度减缓气候变化。


二、采取适应措施帮助受气候变化影响的社区或自然栖息地


虽然人们已经在努力减少排放,但气候变化已经发生并将继续发生且难以避免,产生的极端天气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对贫穷落后尤为不利。这些温室气体排放少,对产生气候变化的责任小,但承担的气候变化风险却,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弱。国际社会有义务帮助和支持这些受影响的社区和自然栖息地,保护居民的生计乃至生命免受气候变化的影响。COP26需要采取更多行动,应对、减少或逆转气候变化正在产生的损失和损坏。

一是规划和融资需要到位,改进灾害预警系统,提高防洪能力,增加基础设施和农业的气候变化适应能力,避免人们的生命、生计和自然栖息地进一步受到损失;二是保护和恢复自然栖息地,提高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韧性,抵御冰冻雨雪等各种灾害,建立有利于可持续农作和支持世界范围内数十亿人口的繁荣生态系统;三是所有应该提供“适应通报”,说明为了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他们正在做什么和计划做什么、他们面临的挑战和需要帮助的地方在哪里,这将有助于集体互相学习进步,在之间分享实践。


三、资金动员


为了实现前述两个目标,发达必须履行2020年起每年动员至少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的承诺,用于帮助发展中减排和适应气候变化。国际金融机构必须发挥作用,引领和激发私人部门和公共部门为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进行融资,支持更加绿色低碳的基础设施建设,支持科技创新,发展更具气候韧性的经济。所有私人投资决定需要考虑应对气候变化因素,所有和国际金融机构为了重振受疫情冲击的经济而推出的各种刺激措施和做出的各种开支决策也需要考虑应对气候变化因素。企业需要就气候变化和转向净零排放对其业务造成的风险和机遇保持透明度。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需要确保整个金融体系能够承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冲击,并支持向净零排放转变。银行、保险、投资方和其他金融机构需要承诺保证他们的投资和贷款与净零排放目标一致。

COP26主办方提出的目标包括气候融资的数额和可预见性、开发性金融机构的中心作用、多边气候基金能力、私人部门气候融资的动员、气候融资的分配和流程及效率、对贫穷和脆弱的援助、气候适应和韧性的融资、私人部门融资决策的应对气候变化考量等。


四、合作完成《巴黎协定》实施细则谈判并将气候雄心变成行动


通过创立强健有力的碳信用体系,形成全球碳市场解决方案;通过搭建鼓励各国履行承诺的全球体系,解决气候行动的透明度问题;推动达成一致意见,提振各国未来数年的应对气候变化雄心。由于通过谈判的方式达成协议需要把所有相关议题考虑在内并确保相关主体都能发声,东道主英国希望消除妨碍各方参加COP26大会的障碍,保证那些在气候变化面前处境脆弱社区的声音能够被听到,包括土著居民和从高碳活动中转型困难的社区等。把应对气候变化雄心转化为行动需要、企业和社会公众的合作,改变我们为家庭和商业提供能源、种植食物、修建基础设施和实现人员和商品流动的方式。COP26主办方英国希望与各方合作,加速从煤炭向清洁电力转型,保护和恢复自然,加速向零排放交通工具转变,通过科学和创新提高应对气候变化雄心。


简单来讲,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其实就是靠两条腿走路或者叫两手抓:一个是减缓,一个是适应,其他的都是支持和配合这两方面的行动。COP26的主要使命就是依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巴黎协定》的基本原则和要求,根据气候变化新的紧迫形势,团结鼓励各方强化自身及共同的行动,围绕大幅减排、适应变化、提供资金和完善规则四个主要方面展开。减排方面的基本目标就是203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比2010年减少一半左右,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使得温升1.5度目标可及。适应方面的目标就是支持脆弱保护和恢复生态系统,提高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韧性,避免生计和生命的损失,但这个目标没有具体量化。提供资金方面的目标就是落实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COP15)期间提出的到2020年发达每年向发展中提供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的承诺,同时鼓励更多气候融资,鼓励所有私人投资决策都要考虑应对气候变化因素。完善规则方面的目标主要是完成《巴黎协定》第六条相关实施细则的谈判,即如何进行减排量的国际交易和转让,避免双重计算并保持核算透明度,同时将减排量转让获得的部分收益用于适应气候变化。

这四个目标之间也有一定联系。如果大幅减排成功,温升得到控制,气候变化影响不超过预期,那么未来需要付出的适应成本就小,需要提供的资金支持就少。良好的减排量国际交易制度也有利于提高全球减排效率。反过来说,如果大幅减排失败,温升超过预期,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就更大,需要付出的适应成本就更高,发达会遇到困难,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将会更大。

基于过去缔约方大会所追求目标谈判多次失败的现实,应该说COP26主办方的四个目标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达成的。但这四个目标中难度的还是个,即如何实现大幅减排,这是减少和避免全球气候变化风险关键、核心的举措。


【相关阅读】